热点:
首页      法制   国内   社会   军事      智库   视频   图片   评论      体育   娱乐   经济      房产   家居      旅游   时尚   婚嫁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内财经 > 正文
二股东怼上大股东 天科股份关联交易三连否
时间:2017-05-16 10:23:23    来源:    浏览次数:    新闻首页    我来说两句()

  近年来,天科股份股东之间关系并不融洽,公司第一大股东与第二大股东间频频出现分歧。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天科股份前两大股东现在将争夺的焦点放在关联交易之上,由于大股东中国昊华需要回避表决,这使得第二大股东盈投控股少有地能够掌控议案的决定权。近日,天科股份召开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一项价值近7000万元的《关于2017年度日常关联交易预估》未获股东会通过,盈投控股或连续三次以投下弃权票的方式阻挡了此类议案。

  弃权票超7000万股

  5月11日,天科股份正式召开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其股东需对《2016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2016年度财务决算报告》等十二项议案进行投票表决。

  根据会议资料显示,出席天科股份股东大会的股东和代理人共10人,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有表决权的股份总数为1.67亿股,占该公司有表决权股份总数比例为56.31%;天科股份在任董事共8人,董事吴昱、独立董事许军利因工作原因未能出席;在任监事7人,仅3人出席会议。

  从投票结果来看,天科股份部分股东显然对上市公司董事会不尽满意,不仅出现反对票,更有议案惨遭股东弃权否决。在《2016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议案进行表决中,天科股份共获7050.38万股弃权票,占投票比例的42.13%,但最后仍在9686万股同意票下通过。

  但在审议《关于2017年度日常关联交易预估》议案时,天科股份却出现“不顺状况”。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天科股份2017年日常性关联交易销售、采购及综合服务类日常关联交易预计总金额为6543万元,这是上市公司与实际控制人中国化工集团旗下各公司可能产生交易的预先估计。

  根据有关规定,天科股份此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由于关联交易对方与天科股份同受第一大股东中国昊华化工集团及实际控制人中国化工集团控制,中国昊华等三家关联股东需回避表决。

  在此情况之下,这也就给了大股东外的其他股东一个“独立自主”的机会,最终该项议案获得同意票183万股、弃权票7152万股,因弃权票所占比例高达97.5%,关联交易预估预案惨遭否决未通过。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是天科股份关联交易第一次被否决。早在2016年4月,天科股份召开2015年年度股东大会,其董事会递交的《2015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关于2016年度日常关联交易预估》收获了7050万股弃权票,关联交易议案被否。

  同年11月,在关联交易议案被否约7个月之后,天科股份披露新版关联交易预估的议案,重启“闯关”股东大会。其中,新版关联交易预估金额总额为6820万元,较当年4月份提交审议的8820万元关联交易议案整整下降2000万元。但上述新版议案同样未获通过,弃权票数达到7910万股。

  有不愿具名的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天科股份第二大股东盈投控股的持股数量为7050.38万股,这与上述弃权票的数量极为相同,再结合该公司前几次股东会投票结果不难分析,最近这次股东会还是盈投控股投下了弃权票。实际上,上市公司的良好发展是需要各位股东紧密配合和互相支持的,大家都不希望影响到公司的顺利经营。

  截至目前,盈投控股与深圳嘉年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天科股份7910.38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26.61%;中国昊华与中国化工资产公司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9400.95万股,持股比例为31.64%。

  业绩连降高管降薪

  对于天科股份而言,2016年既平淡又煎熬,在经历了2015年高管层的大面积更换之后,其经营业绩并未出现扭转,而是延续大幅下滑的节奏。

  资料显示,天科股份是化工行业的高科技企业,公司三大主业包括:变压吸附气体分离技术;工程设计、工程总承包业务;转化催化剂、甲醇催化剂为主的催化剂产业。

  自2015年开始,天科股份业绩就开始大幅下滑,当年全年盈利4321万元,同比下滑43.59%。而在2016年中报时,天科股份便提前一步给投资者打下“警惕针”,称我国化工行业当前及今后较长时间内,依然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由此带来的产能过剩、价格厮杀、客户信用下降、违约风险增加等局面日益严峻。今年3月11日,天科股份披露2016年财报,完成营业收入3.92亿元,同比下滑17.3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11万元,同比下滑37.26%。

  对此,天科股份坦言,由于市场整体不好,竞争对手为了自身的生存,采用有意压低报价、降低利润期望值、答应不合理的付款等方式,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竞争,公司经营工作遇到了极大的挑战。这种情况未来仍可能对上市公司的发展带来一定的压力和影响。

  在2016年报披露后不久,公司董事、总经理、副董事长王化举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申请。据悉,王化举于2015年11月9日开始在天科股份担任董事,同年11月10日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正常任期终止日期应该在2018年11月8日,在天科股份任职尚不足一年半的时间。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也注意到,由于2016年天科股份没有完成全年经营计划,公司对董监高的绩效奖励标准普遍下调超过20%。其中,天科股份副总经理郜豫川收入最高,2016年领取薪酬97万元,但较2015年的125万元,同比下降了23%;副总经理陈健紧随其后,其2016年薪酬为73万元,较2015年的109万元,同比下降了33%。

  据天科股份透露,从目前的发展趋势看,2017年的市场情况仍不乐观,部分行业产能过剩严重,致使行业内投资需求下降。同时,很多项目由于环保原因、资金原因,处于缓建、停建的状态,市场形势比较严峻,经营风险和困难较大。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年四季度中,天科股份业绩开始回升,且2016年签订的销售合同额较上年同期增加50%以上,为2017年业绩恢复性增长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面对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天科股份表示,通过采取转变经营思路、提升产业活力、减员,对部分产业领导班子进行调整及考核指标的细化等措施,取得了一定成效,初步遏制住了公司业绩大幅下滑的态势。此外,公司希望利用好上市公司的融资平台,适时推出再融资计划,完成重点产业发展壮大,并以重点产业科研成果产业转化为动力,作为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关键字:
分享到:
责任编辑: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上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