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财经人物 > 正文
马云:“一个人的长相和他未来的成就成反比”
时间:2017-06-26 15:14:51    来源:    浏览次数:    财经首页    我来说两句()

  柳传志和马云在不同的起跑位置开始了自己的商业人生,不同的时代面对的环境和使命不一样,他们都在突破环境的限制、重塑商业规则的努力中成长为重要的商业力量。

  底特律这一地域概念,让马云的演讲变得更具象征性意义。

  6月22日,马云在底特律“美国中小企业论坛”做了一场“中国的贸易机会”演讲,面对巨大的会场和台下3000多美国中小企业主虔诚的脸,马云说“错过中国,你就错过了未来”。马云一年全球飞行时间超过800小时,顶着联合国助理秘书长的头衔,思考范围超出了大气层,阿里CEO张勇说马云现在看问题已像外星人俯瞰地球。耐人寻味的是国内企业家的反应。

  柳传志看过马云的演讲不止一次,这一次尤为激动,为此写了一篇长文,来表达他的激动心情。柳传志解释说:给中国露脸,让我激动。人慢慢老了,让我在意的事越来越少了。我真正在意的是,把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国在经济领域的突破在国际上展现。马云的成功,不仅是在纽交所、在美国的上层社会,是他更影响到了美国底层的老百姓(行情603883,诊股)。这几乎可以理解为,中国第一代企业家的代表人物为第三代企业家的代表人物喝彩。

  从第一代到第三代,中国企业家的迭代和进化用了30多年,这30多年也是中国经济转轨跌宕起伏的30年。一定程度上,中国企业家的成长是中国市场经济变革和全球化的一面镜子。中国第一代企业家是20世纪80年代市场经济初级阶段“摸着石头过河”的那一部分人,代表性人物如柳传志、张瑞敏任正非刘永好王石等,时代和环境的局限让他们看起来更像创业家——商业直觉大于知识储备,事业蓝图大于能撬动的资源,公司改制受限于政策的变化……以至于柳传志要用“拐大弯”的理念来规避可能触碰的坚硬“底线”。那时候公司大量存在却没有一部完整的《公司法》,很多领域都没有明晰的法律标准,看不清是机会还是雷区

  。第一代企业家受时代的局限,但又受益于时代的改革开放,所以这个群体大多有理想,有抱负,具有家国情怀。潘石屹说过“第一代企业家共同的特点是,从骨子里相信市场经济。”也有人认为,中国真正诞生了一个企业家阶层是从1992年开始的,“92派企业家”如陈东升、俞敏洪、冯仑等也被认为是第二代企业家代表。1992年,《有限责任公司暂行条例》和《股份有限公司暂行条例》这两个文件发布,没有它们,今天的现代企业制度就不存在。

  当年多少企业家搂着这两个文件激动得睡不着觉!这两个文件的意义在于制度化,实际上自从有了这两个文件,中国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企业。当年市场的机会如此多,第二代企业家很多成为了保险、贸易、地产、医药等诸多领域的市场先行者和行业标准制定者。马云的成功肯定不仅仅限于他个人的励志,“一个人的长相和他未来的成就成反比”(马云语)。

  马云、马化腾李彦宏雷军等第三代企业家的幸运在于两个关键因素:一是互联网爆发;二是全球化。有一些重要的时间节点,BAT(阿里、腾讯、百度)、搜狐、新浪、网易几乎都诞生在1998年和1999年。中国于2001年12月11日正式成为世贸组织成员。互联网时代如山洪般迅猛到来改变了整个中国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也让马云、马化腾们将互联网风口、国际资本、中国市场消费潜能这些资源整合为新的商业模式成为可能。全球化对中国经济在全球格局中的地位影响是巨大的。中国企业的全球化早在联想收购IBM,华为出海等时段就开启了,也给后来的企业国际化做了经验铺垫。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企业家的崛起事实上成了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

  经济学上有一个循环:即市场规模推动分工——分工推动技术进步——技术进步推动财富增长——财富增长推动市场规模。这一循环运转的关键靠什么呢?经济学家张维迎说,靠企业家精神。企业家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发现市场,发现市场就是制造新的分工。而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有创新。柳传志和马云在不同的起跑位置开始了自己的商业人生,不同的时代面对的环境和使命不一样,他们都在突破环境的限制、重塑商业规则的努力中成长为重要的商业力量。当然过程是艰辛的。就像张勇描述公司决策时的困难:“战略很难被规划,重要的是看准大势,然后靠执行和坚持。数学上两点之间距离最短,但是战略上,两点之间的距离永远最长,因为向目标进发的过程中总会不断调整。”未来,虽然商业模式的演变会逐渐超越上一代企业家的经验值。但新一代企业家会在新的商业环境中继续引领潮流,并成为未来中国商业实操领域里的主力军。他们对未来的前瞻性和穿透力,正成为未来企业发展和中国经济发展的原动力。

  附:柳传志听了马云在底特律的演讲而感慨写下以下文章:

  为中国露脸,让我激动!

  从多个角度看到马云在美国底特律为中小企业家讲演取得轰动效果的报道,心中风起云涌很是激动。当年阿里在纽交所上市敲钟的情景也曾同样让人激动过。我在想,我到底激动什么?记得早年间中国女排五连冠时,我激动过;许海峰拿到中国第一块奥运金牌时,我激动过;中国的宇宙飞船载人上天,我激动过;中国足球世界杯出线,我激动过。经过总结归纳,我弄明白了,有了这三条,我才会激动:

  一是在外国人面前给中国露脸,露大脸;

  二是这个露脸是要老外真正承认的,而不是咱们的自我感觉;

  三是我在意的事。

  现在我不容易激动的原因是,随着人慢慢老了,除却巫山不是云,让我真正在意的事越来越少了。但在我心中,总是如骨鲠在喉的,是外国人,尤其是发达国家的人,特别是美国人,真的不了解中国,把中国看低了、看扁了。这里有方方面面的原因,包括国家体制的不同、宣传的方式、美国老百姓的封闭(几年前我曾问过一个黑人营业员:“去过中国吗?”答曰:“没有。”又问:“知道中国吗?”答曰:“知道,神户牛肉。”——这笑话是真的),也有国人自己的不检点。这多方面的影响致使中国和中国人在国际上,尤其是国外普通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被相当程度的扭曲了。

  正是因为我自己从事的领域,所以此刻让我真正在意的,是能把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国在经济领域的突破在国际上展现,为中国人增光露脸的事情。马云在底特律的成功是深入的成功。他影响到了底层的美国老百姓,而不仅仅是在纽交所、在美国的上层社会。这种大面积影响底层的成功,会让美国老百姓更相信,传播更深远,会用事实为总书记所说“有一千个理由合作”做诠释。要把一件事做漂亮,则既要能干,又要会说。这件事做得漂亮,应该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大环境、无数企业家和员工努力的功劳,用无数的小石子把“水平面”垫了起来,阿里是最上面的浪花之一。恰恰是激烈的竞争,引发了越来越多的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创新,才大大提高了中国互联网应用的水平,使中国在这个领域坐上了世界头排的金交椅。

  所以“能干”的功劳,是属于大家的。既要能干,又要会说。而“会说”则必须承认是马校长特有的天赋。这个“会说”不仅是口才好,英语好,首先是要立意高,即是先弄明白对谁说、说什么、用什么方式说。在美国就业问题是第一难题、摆在第一位的时候,马云选择了对中小企业家说,说的是怎么做生意,讲的内容是中国今天是什么样的,生动、自然、丝丝入扣,没有一点一滴的宣传痕迹。这是第一桩了不起之处。而第二桩则是马云的表达能力、英语水平,尤其是才思敏捷,令我叹服不已。谁都知道同样的内容用不同的表达方式,用不同的语言水平,得到的结果会差之千里。马云绝对一流的表达水平,也是取得巨大成功的关键因素。总之,这件事令我激动!

 
关键字:
分享到:
责任编辑: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上购物